愿你举世闻名:赛马命名小记

又到2月,达利日本按照往年惯例向全体员工征集2岁马的名字,DITI日本队也有幸参与到这场“竞赛”中来。
陈文凯在照顾小马

赛马命名的方法比较有趣,接下来就以日本队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名字作为例子来简单介绍一下吧。

Rebecca把爸爸大震撼(Deep Impact)、妈妈考古学家(Archeology)的孩子命名为图坦卡门(Tutankhamum),因为图坦卡门是考古史上重大的发现之一。爸爸火焰客(Pyro),妈妈歌声礼物(Gift of Song),孩子就叫狂想曲(Rhapsody),热烈如火的音乐正是狂想曲。而Kay则把爸爸是御前最佳(King’s Best)、妈妈是速记法则(Shorthand)的小马就叫做拿破仑(Napoleon),因为最矮的王莫过于拿破仑。由此可见,命名时,后代的名字一般都会和他父母的名字有一定的联系。

当然,也可以只参考父母其中一方的名字或者完全不考虑他们的影响。例如Chason所命名的:妈妈是地球之歌(Earth Song),孩子就称为治愈世界(Heal the World),母女都是Michael Jackson的著名公益歌曲,一脉相承。还有一匹则命名为轻装上阵(Traveling Light),也是歌曲名字。Chason曾照顾这匹马儿,很喜爱它,但它就是有些胆小,容易精神紧张,希望它以后在路上能轻装前行,名字中寄托了命名者对它的祝福。所以有时候名字也能反映出命名人的个人特质,于Chason便是“音乐爱好者”了。

日本还有些特别的名字,是以日语发音直接音译为英语。如著名日本种公马黑船(Kurofune)就是日语中黑船的发音。以此为灵感,Kero建议把他曾照顾过并认为最有潜力的马命名为一石三鸟(Issekisancyou),正是日语中一石三鸟的发音,寓意他能成为日本下一个三冠马王。遗憾的是,征集结果要在四月才公布,希望我们的名字能被选上。

命名过程中我们内心也有不少小九九,想在马的名字上与自己留下直接的联系,有点像去旅游时写下“某某到此一游”的感觉。如Rebecca命名的遇见秋天(I See Autumn),音同冰秋(Icy Autumn)。贴心的公司也了解实习生的想法,所以把这几年新的抚育母马(等同于继母)命名为往届DITI日本实习生的名字,以纪念他们在日本渡过的时光。未来也将会有新的抚育母马叫Kay。

最近我们工作还包括了新生马的接生和两岁马的训练。我们不会忘记马房总监Willie Brogan和我们分享他接生一级赛冠军天久(Lucky Nine)故事时脸上的微笑,和同事训练骑师柘植先生提及到他曾训练过伽利略(Galileo)时言语中透露的骄傲。愿有一天我们也能自豪地向别人说:“这匹一级赛冠军是我接生的,是我训练的,是我命名的!”

日本队

DITI培训经理和日本队在东京赛马场合影
日本队在东京赛马场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