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尔兰遇见英国

我们去过爱尔兰的Goffs、Tattersalls拍卖场,看过爱尔兰国立育马场,参观了爱尔兰训马师们的训练日常。在潜意识里,我们以为,噢,赛马的世界可能就这么大吧,直到我们去到了英国!
爱尔兰队在赛马邮报

第一站:高多芬总部和达利种公马

一去到的第三天我们就和Ray一起开车逛遍了达拉姆庄园育马场,从一开始问“这边的马房是干嘛的?”“那边的训练场地是谁在用?”到半小时之后的:“我们还在马场里吗?”

“是啊,还在。你看到远处那片山吗?到那片山脚下都是我们的草场。”“那山另一边呢?”

“哦,也是我们的。这个方向一直到紐马基特都被酋长买下来咯!”

诶,心里默默算了一下,我才意识到生活了大半年的爱尔兰基尔旦根马场—我心目中广袤无垠的辽阔草原,仅有这里的九分之一大小,嗯,不愧是总部啊,有马,还有草原。

不仅硬件方面设施齐备、幅员辽阔,达拉姆庄园育马场更是有兢兢业业的员工们,是他们将纯血马育种做到了极致。听了人力、财务、市场、赛事、配种、慈善等各方面的介绍后,我们也进一步加深了对这个育马帝国各个方面的了解。

至于高多芬马房和莫尔顿马场 (Moulton Paddock)则更是大名鼎鼎的达利训马师Saeed bin Saroor和Charlie Appleby练马的地方。路过马房,门上一块块亮铜名牌诉说着这里的辉煌历史,而就在我们眼前的训练跑道上,明日之星们也正冉冉升起。

说起明日之星,这次在英国我们也有幸见到了之前在爱尔兰朝夕相处的老朋友们—刚刚进入“预训练”阶段的两岁马们,也衷心的希望他们在这里能好好接受训练,成为达利乃至整个爱尔兰马产业未来的骄傲。

第二站: 赛马邮报

毕竟我们做研究、写作业大多是靠着赛马邮报的数据资料,第一次真正 站在其公司大门口,于我,心里涌现的是一种似曾相识却又陌生的感觉。一大早的编辑晨会让我们经历了一波“在高大上的赛马报社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

随后的介绍更是让我们对报纸运送、新闻编辑和选材、邮报的新网站建设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们甚至还分批被邀请至直播厅接受了现场采访,那阵势,别提多精彩了!

相比之下,我们在CPL花了更多的时间,静下心来思考和分析达利、高多芬采用的品牌定位、宣传口径。细至宣传册选材、打印方式、颜色校对、网页编程,泛到达利、高多芬想传达的理念和生活方式,都在我们的讨论 范围之内。

当然,CPL的大家还给我们在两天的课程尾声准备了一个惊喜——让我们自己设计中、英两幅达利海报。在实操中,我们学以致用,也在最终的评审环节,得以真正以一个设计师的角度审视和反思自己在上一阶段的学习中得出的结论。

第三站:朱德望育马场和英国赛马会

赛马溯源就得说到种公马。虽说爱尔兰的侠马道、尽善尽美不输场面,但达利的头牌种公马还是要看迪拜威。在一周内看尽配种界两大巨头迪拜威和范高尔,再忆之前在爱尔兰看到的天文学家,在DITI此等有幸,大家相与感激皆涕零。

再看赛马业的源头,其实就是由英国赛马会最早制定的这一套系统规则。在英国赛马会的历史建筑里,我们重新体验了一把老派英伦绅士的生活方式,同时也从源头上理清了许多关于赛马的问题。

总的来说,英国赛马历史悠久、体系完备,有马基特作为马都,早已形成了自己一整套的产业链,达利和高多芬作为马都之心,为这个古老的产业源源不断地注入勃勃生机。仅希望我们能在将来DITI毕业之后,利用所学,为马业昌盛作出自己的贡献吧!

爱尔兰队

和范高尔在一起
在英国赛马会
和CPL在一起